中文版 English
帐号: 密码:
 
 
 
 
 
 
 
 
                                 
昆曲古今谈 (一)
朱家溍      2009/11/21
 

中国昆曲在去年(2001年)五月的联合国大会上被正式列为世界人类口头非物质文化遗产,并且是全票通过。在这次通过的几个国家中位列第一名,所以现在我们要拿它当遗产来对待。
    昆曲这个名称在不同时代、不同阶层有不同叫法。最早明代有四个剧种:南方叫昆山腔,以前叫什么腔是指一个剧种的意思。江南昆山这个地方出现的叫“昆山腔”,江西弋阳地方出现的叫“弋阳腔”,浙江又有“海盐腔”、“余姚腔”,这是当时的四个剧种,昆山腔是其中的一种。中国戏曲在宋、元时期已经很成熟了,即宋代的院本和元代的元曲。从戏曲文物这个角度来看,有很多传世作品反映着戏曲的发展,如传世的宋人画里有个叫“眼药酸”的,是描写卖眼药的,把他的故事画成画,画中可以看出他的舞蹈姿势及面目表情,这是宋代院本戏曲表演时的实际情况。现在出土的文物也很多,如壁画里有元代“朱帘秀在此做场”,基本已经可以分出生、旦镜头。山西侯马出土的戏曲角色的俑,都说明中国戏曲早已形成。过去怎样演出?拿院本和元曲来说,遗留下来的只有白纸黑字的书,即印好的书和手抄本书两种。遗留下来的戏剧怎么演呢?想唱也没有律谱,也没有音符。其实,如何表演的方法已经消失了,只留下文字的剧本。当然,在嘉靖朝以前就已经有了剧本,嘉靖是十六世纪,在那以前剧本已经有了。为什么特别提到嘉靖时期的昆山腔呢?
因为此时是昆山腔历史性变化的时代。当时有一个昆山人,名叫梁伯龙,是个文学家。刚才我说了,明代以前就有很多剧本,如宋代的院本和元代的元曲等。但梁是明代的剧作家,他编了个剧本,名字叫《浣纱记》,“浣纱”两个字是指“西施浣纱”的故事,意思是西施到河里洗纱。为什么起这么个名字呢?因为,剧本里写的内容是吴越两国之间的斗争。吴国先把越国灭了,越王勾践在吴国当了俘虏,越国有个大夫叫范蠡,他向越王献计,要他想办法给吴王夫差送个美女去,勾践就在越国挑选了一个叫西施的女子,她是越国最美的美人,把她送到吴国去以后,吴王夫差非常高兴,从此,吴王夫差沉溺于酒色,不理朝政。越国大夫闻仲也天天贿赂吴国大夫伯噽。
这些人物都是戏里的角色,伯噽是个丑角,范蠡是老生,闻仲是老生,也叫末,吴王夫差是净,是花脸。伯噽因为受了贿,自然就在吴王夫差面前说越王的好话,越王勾践很顺从,给吴王(您)洗马,把他放回去吧。
同时,也因为受贿,就劝吴王讨伐齐国,夫差听信了谗言,放回了越王勾践,并出兵伐齐。就在他倾全国之兵讨伐齐国时,越王勾践动员越国力量进攻吴国,一下子把吴国灭掉了,西施也回去与范蠡结了婚,《浣纱记》是描写这样一个故事。
这个故事曾被梅兰芳先生改编成京剧,也有不少京剧爱好者知道这个故事。其实原来就是为昆山腔这个剧种写的,有鲜明的时代性,也是一个历史性产物。
    梁伯龙在江南写了这个剧本,他同时又是江南的文学家,因古代昆山属于苏州,太仓也属于苏州,太仓有个音乐家,名叫魏良辅,他用自己创造的“水磨调”为梁伯龙的剧本制了谱。“水磨调”的本意即配乐——“水”就是喝水的水,“磨”就是磨合的磨,此后,昆腔显得更细致、更精致了,他的创造使昆山腔更加合乎音乐规律,在音乐结构上更加和谐动听。以后,昆山腔更加发展,一直从明嘉靖朝盛行以至于后来,这就是保留下来被称之为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昆曲。过去演员们都把它称之为“昆腔”。北京老演员都讲是“昆乱不挡”,认为这才是最高的演技水平。所以,昆腔经梁伯龙创作,魏良辅为剧本创作了“水磨调”配谱之后,一下子,昆腔的水平大大提高,从明嘉靖朝盛行起来,为后来的不断兴盛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从《曲海总目》看,昆腔编剧制谱的有几千出,真正能演的剧本并不多。从各时代演出记载看,明代到清朝末年,昆腔一直是全国戏台上主要剧种。所以,我们最后的统计结果是,从1922年整理出版的《集成曲谱》分析,加上解放后的戏,能够上演的前后只有400多出。实际上,昆腔剧目数量要比这个数字多,这只是前前后后历史上整个剧本创作里的一部分,400多出是少数。但这些戏确实有唱词、有白、有谱,能唱、能演。根据《集成曲谱》统计,比较全面的创作有400多出。所以,我们在这次讲座里重点提出梁伯龙编的《寄子》,以及魏良辅创作的“水磨调”,正是《寄子》这出戏和魏良辅的“水磨调”使昆腔水平真正提高。今天我也带来我个人饰演的《寄子》片段,演得不好,请大家指教。
    《寄子》是怎样一出戏呢?在《浣纱记》中有这样一段情节:伍子胥是楚国人,楚平王派人杀了伍子胥的全家人,只有伍子胥自己只身跑到吴国避难,他投奔了公子光——即夫差的父亲姬光。吴国利用他报仇的心理,派他带兵把楚国消灭了,他把楚平王尸首刨出来后,打了300鞭子,报了家仇。伍子胥非常感谢吴国对他的恩惠,对姬光儿子即位,也就是吴王夫差继承王位,伍子胥出了大力,并且对吴王夫差很忠心。后来,吴王夫差听信伯噽的谗言,把越王放回国去,并且要出兵伐齐,他都持反对态度。因为他知道吴国伐齐,越王一定进攻吴国,吴国一定要遭到灭顶之灾。所以,他预备拼死也要谏阻这件事,他知道谏阻的后果,也是为了要留个后手吧,他认为自己可以死,但要留个后代。所以,他先把儿子寄放到齐国他的朋友那里去。
《寄子》这出戏的录像片就是讲伍子胥送儿子去齐国一路上的故事。现在请大家看看《寄子》这出戏的录像,片子中的戏剧片段也算是遗产了吧。
    昆腔这一剧种达到一个完善程度的历史阶段应是以这出戏为代表的。元代的剧本叫杂剧,明代剧本叫传奇。这有什么分别呢?杂剧的格式一本剧叫一“出”,过去也叫“折”,但“折”没有“出”更确切。因为有人把一出戏叫“一折”,有人把一支曲也叫“一折”。所以,平常大的戏叫一部,一部戏里有几本,每本有多少出,传奇的形式都是这样的。现在流行有一句话叫“折子戏”,这不是历史语言,这些年报纸上总喜欢用“折子戏”,其实没有这么一个名词。一部传奇可以有多少“本”,每本有多少“出”,杂剧形式一般就是四出。前面说了,元杂剧只留下白纸黑字剧本,但不知怎么唱。昆曲经过很多文学家创作剧本,又有很多名演员演唱、积累,还有许多音乐家为其制谱,昆曲一天天盛行起来。大文学家关汉卿创作的元杂剧《窦娥冤》、《单刀会》,后来也被传奇化了。当然,在元朝是怎么演的,不知道。只是留下一个剧本而已。
    明朝昆腔盛行以后,仍保留有很多元杂剧,例如吴承恩的《西游记》一天天盛行,还有些作者将有名的元杂剧重新编剧,以传奇的形式出现,以昆腔的表现手段来演,所以,元代人的文学作品在昆腔剧种里保留了很多。如关汉卿的著名作品《单刀会》就保留下来了。
今天既然是古今谈,咱们说了古的也说今的。《单刀会》这出戏在现代、近代的苏州、上海都有保留剧目。昆曲原来在北京遗留下来的遗产在乱弹班里——也就是在京戏班里也保存下不少出戏。据我小时候看过的,我统计了一下,约有84出保留在京戏班里。就以关汉卿这出《单刀会》来说,剧本上是一样的,没什么南、北分别。
因为现在社会上对昆腔有个误解,总是说“南昆”、“北昆”之分,其实这是个地域称呼,“北昆”就是北方昆剧院的简称,昆腔不分南北,演的都是昆腔这一个剧种,是一样的。
从前文艺界也有个别领导人在报告里也讲过:“南京、上海等城市的南方人唱的是南曲,北京人唱的是北曲”。不是这样,这是误解。其实,昆腔这一剧种表现手段,融合了宋、辽、金、元戏剧的特点,南戏在元大都也是这样演,昆曲没有南、北昆的界限、区别。
例如北京京班的梅兰芳唱《游园惊梦》,曲牌都是南曲,南北都一样。
另有出戏叫《夜奔》,杨小楼常在北京唱这出戏。南方人唱《夜奔》,也是同样的唱法,其实此戏是北曲。北曲和南曲在昆腔里都只是一个曲调,北曲和南曲唯一的区别,拿昆腔的音符来说,“上、尺(chě)、工、凡、六、五、乙”,就是相当于简谱的1、2、3、4、5、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