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版 English
帐号: 密码:
 
 
 
 
 
 
 
 
                                 
昆曲摭忆之4:王芝泉戏出《挡马》
朱锦华      2011/3/21
 

  题记:远远地,就听到教室里传出来王芝泉那铿锵有力的声音:

  “黄亚男,腿要抬高,控住,控住,勾脚面,现在还不能放下来!”

  “不行不行,钱瑜婷,你的平转还得再溜一点!点翻身时,左脚右手要一致。串翻身时,手和脚要有暴发力,记住了!”

  “林芝,你先压卧鱼!林芝,卧鱼再低一点!再低一点,胯关节要压开!”

  “姚心怡,你的鹞子翻身手要打开!你再来一遍!”

  “圆场时腿一定要勾脚腕,王倩澜,你别越跑越僵!两个膝盖要微蜷,你还得练!”

  “林月媛,山膀要圆一点,脸不要僵,肩膀要放松!不要扛!”

    王芝泉在教学时,好像长了若干双眼睛,“昆五班”武旦组六名学生每时每刻的状态都被她尽收眼底。她说,这三个学生个子高,可以扎大靠,演女将军威风,那三个学生个子还小,就练短打、出手及娃娃生,要根据孩子们的特点来合理安排教学。在王芝泉的精心调教下,她们中的四位已获得了全国小梅花奖。

  王芝泉的代表作《挡马》,伴随着她整整半个世纪的舞台生涯。《挡马》一戏最能体现王芝泉锐意改革,不断探索昆剧武戏的执著精神。

  《缀白裘》第十一集记载着《挡马》为乱弹腔,唱的是【披子】,此乃一种整齐句式。这个戏昆剧失传已久,在其他剧种中还有保留,但比较简单。上个世纪50年代初,传字辈方传芸、汪传钤在辅导扬剧《杨八姐打店》时受到启发,请曲友戴夏据《缀白裘》所载《挡马》剧本重新整理并谱曲。戴夏填制了一套〔北黄钟·醉花阴〕套曲,此曲节奏比较鲜明,有快有慢。1954年11月,方传芸和汪传钤携《挡马》于华东戏曲会演首演成功之后,此戏得以闻名全国。

  1957年,还在学花旦的王芝泉很偶然地向上海京剧院的王泗水老师学习了《挡马》小片断,汇报演出时竟获得好评,令她欣喜异常。真是机缘巧合,不久方传芸老师就准备给戏校武旦组开《挡马》课。听到这个消息,王芝泉鼓足了勇气向昆教组组长倪传钺老师表示自己想学《挡马》,在王芝泉的不断“纠缠”下,倪老师同意了。于是,王芝泉借机转到武旦组,一面跟京剧老师松雪芳学习京剧武旦戏,另一方面跟方传芸老师学起《挡马》来。

  1958年初,王芝泉已将《挡马》学下来了。这天,外地的梆子剧团来上海演出,其中就有《挡马》一戏。梆子剧团的《挡马》始自于方、汪两位老师,他们利用自身条件,增添了不少武戏技巧。用了二张桌子,二把椅子,开打技巧多,很花哨也很猛烈。王芝泉一下子就给迷住了。第二天,方老师又让王芝泉去看李玉茹、孙正阳的《挡马》。回来一比较,王芝泉自然更喜欢梆子剧团的《挡马》,她觉得李玉茹、孙正阳的《挡马》太文气了,梆子剧团多好,精彩热闹。但方老师却持不同的意见,他认为,京剧《挡马》刻画的是人物,开打恰到好处,唱念表演都很到位,而梆子剧团的《挡马》像杂耍、杂技!“啊!”方老师的话点醒了王芝泉——武戏技巧是为剧情、为人物服务的,不能想当然地认为打得热闹,绝活多、难度高就是一出好武戏,王芝泉领会了。

  经过慢慢磨炼,王芝泉的《挡马》已经相当熟稔,有技巧,有难度,有人物了。尽管如此,每当演出时,观众的叫好声及掌声又会使王芝泉犯“炫耀”技巧的毛病。有一次演《挡马》,杨八姐一上场,在反四击头的锣鼓声中,直接从后台圆场冲到台口,来了一个抬腿亮相。左腿往前一抬,左脚尖正好抬在额前,当场就一个碰头彩。王芝泉觉得自己腿好,就该给观众看腿,多火爆、多有激情啊,可以表现杨八姐刺探军情后急于回家的心情,王芝泉心里颇为得意。事后,方老师狠狠地批评了王芝泉,他说,怎么能用小将、马夫这类人物出场的动作来代替有大将之资的杨八姐的出场呢?要注意人物的身份和地位!此番受教,王芝泉对武戏技巧和人物的关系又多了一层理解和认识。

  当时全国上下各地各剧种都在演《挡马》,怎么才能演出自己的风格和特点来呢?王芝泉想寻找突破。这时方老师根据王芝泉腿好的特点给她出了一个主意,让她练习“双腿掏翎子”。于是,观众看到,杨八姐进了焦光普开的酒店,她看见店堂的陈设而疑心重重,她向舞台右侧观望,慢慢抬起右腿,一个漂亮的右脚掏翎子,她又向舞台左侧望去,慢慢抬起左腿,一个漂亮的左脚掏翎子。“双脚掏翎子”,这在全国的武旦界绝无仅有!用得恰到好处,表现了杨八姐此刻内心的疑惑重重。1978年上海昆剧团成立后,王芝泉又动脑筋了,怎样让这出戏更加出彩呢?方老师又贡献了一个绝妙的主意,他让王芝泉穿上厚底。武旦、刀马旦是从来不穿厚底靴的。但是,穿厚底符合女扮男装的杨八姐这个人物,虽有难度,却可以平添几分舞台潇洒,王芝泉又开创了一个第一。1982年,他们看到金华婺剧团在演这个戏时使用了“踢宝剑出鞘”的绝招,很合情理,也打算在演出时使用。练吧,练吧,王芝泉自甘“靶子”,让搭档张铭荣、陈同申轮流踢,千万次的试验后,终于成功地掌握了踢的力度和角度,而王芝泉的腿上却早已是一大片的乌青块,她从头到尾哼都没哼一声……

  除了这些具有里程碑意义的革新和提高外,杨八姐与焦光普的这段打斗也是经过无数次地改进。通常,武戏的打斗场面总是敌对的双方打得你死我活,而在此戏中,杨八姐由于身份被焦光普识破,所以她的打是往死里打,往要害处打,处处要将焦光普置之死地;而焦光普尽管他武功高强,由于已经识别出杨八姐的身份,他的打主要是避让杨八姐,保护杨八姐。这段开打就非常有意思,充分利于桌子、椅子,借鉴并发展了“组合盗腰牌”,“上椅子”、“来回倒”等技术,打得有声有色,成为了一段与众不同的在特定情境里的开打。

  1982年,饰演焦光普张铭荣让台给师弟“昆二班”的陈同申。1985年《挡马》代表上海参加全国戏曲观摩演出,团里为此专门成立了一个加工小组,有方传芸,导演李进,以及京剧院的张美娟、李仲林二位专家,大家一起出主意精磨此戏,不断地加工提高。功夫不负有心人,王芝泉、陈同申获得了全国戏曲观摩演出主演一等奖,同时《挡马》还获得小戏演出奖及乐队伴奏奖。尽管昆曲《挡马》大获成功,但是“杨八姐”和“焦光普”并不藏私,基本上是演到哪里就教到哪里,对所有求学者都悉心传授,不计报酬。可以说,这出凝聚了两代人心血的《挡马》不仅给观众展现了精彩的武戏,也展现了丰富的人文情怀……

                                                             ——转自《上海戏剧》2010年第四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