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版 English
帐号: 密码:
 
 
 
 
 
 
 
 
                                 
关于设立昆曲博物馆的建议
      2009/12/18
 

对于联合国所公布的“人类口头和非物质遗产代表作”,我的理解是,非物质遗产的“遗产标准解释”应该是与物质“遗产标准解释”相同。譬如我们把一座已公布为世界人类文化遗产的古建筑群加以改革创新,发展成为一座新的建筑群,那么它作为人类文化遗产的资格同时就消失了。


    我国的昆曲艺术被公布为第一批世界“人类口头和非物质遗产代表作”,所以中国艺术研究院正式启动了“抢救和保护中国人类口头和非物质遗产工程”,这是极其重要的。我们的目的是千方百计不要让昆曲作为“遗产”的资格消失。


    关于如何建立抢救保护的有效机制,我建议由文化部设立一个“昆曲博物馆”,这个博物馆不仅收藏文献史料和历史遗留的器物,更重要的是应该有舞台上的活人大戏。活人大戏的藏品由何而来?首先是已经退休的,七八十岁的老演员,请他们给青年演员排演舞台上现已绝迹的戏,录下像来。由博物馆保存供后人学习查询欣赏。我自已有这个亲身经验。1996年年底,北京昆曲研习社成立四十周年纪念演出,我演的《鸣凤记》“吃茶”一出,就是根据老演员周传瑛王传淞的录像带排演的,因此我知道这样做是可行的,必要的。给这一辈老演员录完像,其次是为五六十岁这一辈演员录像。这一辈演员都是在近二十多年已经成名的表演艺术家,他们近年在领导的号召鼓励下改革创新发展,对有些传统剧目经过编剧家动大手术改编,导演广泛运用其他表演形式如话剧、舞剧、甚至电影的手法,给舞台以面目全新的改变,同时作曲创作新的间奏,加上西洋乐器的大乐队,美工师设计与中国戏剧行当分离的服装,等等,这一系列做法的效果,演出剧目虽然仍是传统的传奇名称,但已经是另一种新型歌剧,就失去了“人类口头和非物质遗产代表作”的本来意义,不具备“遗产”的资格了。所以为这一辈名演员录像时,一定要向他们说明我们抢救保存的目的、意义、条件,凡是改编过的传奇,虽然得过奖,但进入博物馆的录像一定要坚持是传统的演法。这一辈名演员的艺术修养和演技都是过硬的,他们向老一辈演员学习的都很地道,将来演出录下像来真是一批极其宝贵的遗产。以上是指经过改编的传统剧目录像时应注意的事项。


    还有些未经动大手术改编的,现在仍以传统折子戏面目出现的剧目,也有些小的但是十分重要的问题需要特别提醒注意的。譬如最近我看到《长生殿》传奇中的一出“酒楼”,这出戏原有的曲子减去几支没有唱,但加上一段舞剑。如果我们录制这出“酒楼”,那就请演员把原有的曲子唱全,免去舞剑。录制其他传统折子戏时也要问清楚,这出戏您有没有改动,如果有的话请您按未经改动的演出才好录像。


    近年来在未经改动的传统折子戏演出时,还有个比较普遍问题,就是喜欢加间奏曲。中国有句古话,叫“丝不如竹,竹不如肉”,说乐器毕竟是人工的,终不如天然的人声,这个话虽然是中国的,道理却是没有国籍的,最能表现演出能力的合唱总还是无伴奏合唱,无非就是这个道理。不是缺乏乐器,是要给人声一个展示的机会。昆曲中的对白或独白照例不用吹奏衬托,即使是应该吹打上场的,到念大引子时,也要停止吹打,使观众静静地听念白。还有很多戏照例应该小锣打上的,都改用乐曲送上,反而削弱了观众的注意力和音乐本身的渲染,听起来并不舒服。最近看到一出“琴挑”,小生上场原来应该小锣打上,这次没打小锣,也是衬乐且不必说,所要提的问题是小生唱到“闲步芳尘数落红”,照规矩在“红”字就应该转身飘然而下。这个“红”字的唱腔是“工四”两个音符,“工”音在板上,“四”音在头眼上,在小生下的时候,旦角已经接唱“粉墙花影……”,“粉”的唱腔是“合工”两个音符,“合”是中眼,紧接小生唱的头眼。这种安排本来非常巧妙。可是改编后的却十分愚蠢,是在小生下去后中间加一段间奏曲把旦角送上,另起唱,这种以蠢改巧不仅破坏了传统,还令人听起来非常不舒服。


    最后要提的是作为“遗产”的另一项重要内容——乐队,乐队全份乐器应该是:鼓、板、大锣、小锣、齐钹、水镲、镲锅、铙钹、镗鼓、双笛、笙、唢呐、海笛、南弦、月琴。其他乐器尽管可以在现行演出中使用,但的确不在“遗产”范围之内,所以不应进入博物馆。